行业资讯

多地启动中成药集采!

中成药集采大幕拉开。917日,吉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了一则关于开展2021年吉林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第三批中成药品正式议价谈判工作的通知。这是继两天前广东宣布开展7省中成药联盟集采后的又一次中成药集采! 

915日,国家医疗保障局表示,《关于结束中药配方颗粒试点工作的公告》明确指出,中药饮片品种已纳入医保支付范围的,各省级医保部门可综合考虑临床需要、基金支付能力和价格等因素,经专家评审后将与中药饮片对应的中药配方颗粒纳入支付范围,并参照乙类管理。 

继化药集采后,中成药降价的大棋即将“落子”。 

销量大、覆盖人群广的药品将优先集采 

根据吉林省发布的通知内容显示,此次议价的中成药涉及320个批次,其中胶囊剂占92个,纳入名单的产品全部为健胃消食片、保和丸、小儿咳喘灵口服液、强力枇杷露、感冒灵颗粒等常用药品种。而在此前广东联盟集采的58个中成药中,也不乏喜炎平、连花清瘟、小儿豉翘清热这样销售过亿元的大品种,以及清开灵、抗病毒口服液、橘红痰咳等常用药。 

米内网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中成药销售额已超过2800亿元。虽近年来受疫情影响,销量有所下滑,但销售额仍不容小觑。 

今年8月,国家医保局明确表示将从价高量大的品种入手,科学稳妥推进中成药及配方颗粒集中采购改革。 

“集采一般会从销量比较大、金额比较高的药品切入,比如一般家中常备的感冒药,以及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等慢性病的受众面较广的药品。”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史录文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健康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在广东之前,青海省、浙江金华、河南濮阳等地,已针对部分需求大、金额高的中成药品种开展了集采探索。其中,201911月浙江金华市将180个中成药纳入带量采购,20205月青海省公布的带量采购目录中也包括了血塞通、血栓通、痰热清和喜炎平等中药注射剂。 

比起化药,中成药降价幅度相对温和 

在金华市公布的第二批带量采购药品拟中选企业公示名单中,云南白药以0.18/片的价格中选复方丹参片(0.3g/片),浙江康恩贝以0.71/片的价格中选银杏叶片(含总黄酮醇苷19.2mg,萜类内酯4.8mg)。记者发现,上述药物的降价幅度在20%-30%左右,比起化学药动辄“腰斩”的降价幅度来说相对比较温和。 

“降价并不是集采的唯一目的,甚至不是主要目的。集采真正的目的在于消除医院和药企之间的信息不对等,通过市场的方式,更好地构建健康产品量价挂钩的机制。”史录文说。 

据史录文介绍,过去,我们的健康产品市场还属于一个不完全市场化的市场,主要的原因就是医院和药企之间信息不对称,现在国家集采就是要消除这个信息不对称,请专业人士判定某一种或某一类产品所需要的量,然后企业再根据这个量去展开市场化竞争,而且为了保证供应,还允许多家企业同时中标,“这是一个市场行为,其结果自然是质优、价优者得。” 

“以前几批集采的经验来看,市场需求越大、竞争企业越多的产品往往降价幅度都会相对更大。”史录文说。 

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卢传坚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成药集采只是第一步,未来中药集采若想全面铺开,必须建立明确的行业标准。在质量上,应该推动中医药标准化体系建设,形成团体标准、地方标准、行业标准、国家标准、国际标准以及涵盖药材、中间体、成品等多层次、多维度、全过程质量控制体系。在疗效方面,要强调以临床价值为导向,建立符合中医药特色的循证医学评价体系,做到中医药疗效数据化、数据证据化、证据可评价化。 

(来源:健康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