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中医药能否从“辅助”转变为“主攻手”?中国科学院院士:应加大对中医药理论技术和临床转化的支持

在此次抗疫阻击战中,中医药深入介入诊疗全过程,并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医药发展也因此成为社会热议话题。今天下午,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徐泽洲、蔡威率队赴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东部)实地调研中医药立法、中医药参与疫情防控救治工作情况。

据悉,《中医条例》自1998111号起施行。今年,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已把《中医药条例》立法列入了本年度的立法计划。对上海而言,充分吸收此次中医药在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中的经验,并将相关内容在立法中予以体现,将使得这部法律更有生命力。

公卫中心能否为中医药开辟“治疗专区”?

今年已经80岁高龄的吴银根来自龙华医院,也是此次参与疫情防控市级中医专家组组长。曾经经历过非典(SARS)疫情、H1N1流感疫情的他,对于传染病防治并不陌生。让他欣慰的是,在此次新冠肺炎患者救治过程中,中医药所起到的积极作用被更多人认识并接受。

在吴银根看来,中医药想要走得更加长远,亟待解决以下几个问题。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中医“独立性”问题。以此次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为例,中医药在其中起到的更多是“辅助性”角色,其效果并不能百分百被所有人接受。以位于金山区的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为例,该中心内部尚未建设中医药房等中医独立工作的场所。吴银根认为,只有将中医药力量常态化建设在公卫中心内,才有助于应对未来可能的再一次病毒大流行。

他进一步指出,公卫中心内部可以专门开辟出中医药“治疗专区”,引入部分西医辅助治疗,也能达到“中西结合”的效果。同时,中医为主的治疗专区还能与西医为主的治疗专区形成对照组,有助于进一步分析疗效。

是否能调整医保政策,以进一步支持中医药发展?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院长周华在座谈会上透露了疫情期间该院接诊发热病例的最新数据。据悉,该院每天平均接诊80名发热病人,总计4300例,其中确诊11例。“上海防疫出现了两个高峰,前一个是过年期间,后一个就是目前防境外输入的阶段。” 周华坦言,目前该院压力不减,防控措施依然严格。

目前,针对疑似病例,曙光医院百分百使用中医药,临床效果不错。同时,在刚刚发布的“上海方案”中,清热宣肺的荆银合剂也被写入。该制剂此前在雷神山医院、部分方舱医院使用中取得较好效果。

周华认为,想要进一步支持中医药发展,还需在医保政策上下功夫。比如,将配方颗粒纳入医保范围、提升中药饮片的报销比例等。

紧急攻关之外,常态化科研力量也应提上日程

基础研究常常耗时耗力,但一旦遇到突发重大事件,却能发挥关键作用。西医药的研究如此,中医药的科研亦是如此。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呼吸科主任张惠勇认为,目前中医药发展还存在科研规范化研究力量不够等问题。“我们现在很多课题都采取紧急攻关、定向招标,甚至一些课题到最后还不了了之。”

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凯先同样认为,政府部门应当持续保障对中医药科技攻关的投入,加大对中医药理论技术和临床转化的支持,加快中医药部市共建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只有建设起国家重点实验室,推动中医药学科交叉发展,我们才能在未来应对突发传染病挑战时赢得主动权。

来源:文汇app